2008年9月21日

研讀神智學Theosophy(一)


theosophy.jpg

神智學,Theosophy,是我們這學期要研讀的書。在這第一個禮拜中,還真的是在跟它奮鬥,不過很值得。英文我查字典也就罷了,這書不像看小說一樣「咻」一下就過去,需要一個句子一個句子的讀,讀完要想更久,就像烏龜一步一步的走。走的很踏實就是啦。然而這篇可是認真的。想看玩樂活動的請換篇文章吧!


一開頭在序言中,作者魯道夫史代納(R.S.)很誠實的說「既然這本書是在描繪一部分的超感知世界,那麼那些堅信物質世界為真的人們,就可以把這本書當做毫無意義的虛構想像」就可以放回書架上,或拿回書店退款。「那些找尋物質世界之外道路的人們很快就會認識到,人生需要的意義和價值,只能從另一個世界中得見。」R.S.自己也說,這本書中「我不把我個人經驗無法驗證的事情放進來。在這裡呈現的只有我直接的經驗。」


為什麼R.S.會有這些經驗呢?在課程中,Virgena老師提到,R.S.小時候發生的事情。小R.S.在父親工作的火車站,看見了住在遠方的一個親戚,不過只看見影像在跟他說「幫我,幫我!」家裡的人都認為他說的不是真的,因為家人都沒看見這個親戚。然而幾天後,傳來不幸的消息,這位親戚自殺去世了。原來,是那親戚的心魂那時候跑來找小R.S.幫忙。Virgena老師說,小孩子通常都能看見一些大人看不見的東西,並不是因為小孩子怪異,而是他們普遍都能感知到另一個世界的存在。尤其是1950年以後出生的小孩,擁有上一代大人所沒有的特質與能力,相信這世界比眼睛所看見的更廣闊。但可惜的是,過早的閱讀、寫字與算數練習,讓孩子提早關上超感官經驗,這在未來當他們需要意義與價值的時候,在追尋上更加的困難。這就是人智學一直強調保有孩子童年的寶貴之處。R.S.在自傳裡提到,「我小時候學到幾何學,就覺得關於另外一個世界的事情,一定可以用像幾何學一樣的方式來說明清楚。」這是後來R.S.發展靈性科學的起點。在第一版中,R.S.向一位十六世紀的僧侶Giordano Brano致敬。因為雖然他在修道院,不過他也是一位科學家。他觀察天體運行,發現所有的行星都繞著太陽旋轉。這和教廷所說「世界圍繞著地球旋轉」可是很大的不同。他因為堅持他所發現的才是「正確的」,而被處以火刑。雖然後來的發現證明了Brano所說也不是正確的,但在當時所能達到的能力下,他說的是對的。不是因為別人怎麼說才對,而是自己經由觀察、實驗來證明新的發現才正確。這種科學態度是R.S.致敬之處,也是貫穿《神智學》整本書的精神。


那麼,神智學是什麼呢?我想簡單的說就是神祕學,超感官知識,the Knowledge of God,為了讓人類成為地球的公民所需要的知識。Virgena老師舉例,現在埃及的研究學者,已經從古埃及文翻譯累積的資料中推翻以前的推論。埃及古棺木旁放置的許多生活用品,不是要給亡者在來世使用的,而是「提醒亡者不要忘記這個曾經生活過的世界,並記得在來生回來。」那時候的人們需要被有天眼通的智者提醒回來的道路。但隨著文明演進,人類越來越熟悉在地球上的生活,因此有天眼通能力的人越來越少,在世界上只有少數的神祕學校或組織流傳下來,據信「聖殿騎士團」也是其中一個。時間到了西元1899年,R.S.生活的年代,神祕學的知識重新被公開在世人面前,因為人類的意識發展已經到了能夠接受的程度,人類的潛能開始成長,越來越多人願意去理解感官世界以外的世界。「在我們的時代需要超感官知識,是因為我們以平凡方式產生的關於世界與生命的知識,已經產生數不盡的問題。只有透過超感官知識所得的真相(真理),才能解答這些問題。」(p11)那麼,什麼是超感官知識?R.S.舉了一個一位哲學家Fichte所說的例子:‘‘想像世界上所有人一出生就瞎了。他們只能透過觸覺,才知道事物的存在與相互關係。如果你和他們提到關於顏色與其他只透過光線與視覺而生的感受,那你也許只是白說。如果你幸運,他們會通知你這件事情,讓你知道你的錯誤。至少避免更多無謂的談話,除非你證明他們只是無法張開眼睛而已。‘‘「但是我們不需懷疑,任何以良好意志力來回應這些事情的人,都有這個可能『打開眼睛』的時候。」(p14)


關於「神祕」本身,其實也不稀奇。什麼是神祕?Virgena老師有個有趣的例子。對孩子所能做的最壞的事情就是,告訴他「我知道一個你不知道的事情喔!」那就是秘密/神祕。當越來越多人知道這件事情,就再也不神祕了。《神智學》這本書出版後短短二十年間,德文版歷經九刷,當時很多人都在閱讀這本書。好看嗎?不見得。R.S.提到,「那些希望尋找到永恆真理的讀者,可能會不滿而棄之一旁。然而這書的目的是簡單的呈現靈性科學領域中,大部分基礎事實的真相。」「當然,只有人類想確切的知道這世界如何誕生與結束、想問生命的意義與世界之神等問題。不以人們簡潔字語、概念與理性了解,而是真實、可實行的知識,那生命的知識,才是我關心的。我也知道,更高深的智慧,並不會在這本基礎靈性科學的書中討論。只有透過對基本階段的了解,我們才會對進階部分提出正確的問題。」(p9)他自己也說不要相信,也不要不相信他所說的,而是「嗯,他說的真有趣,讓我來想想看。」透過嚴肅的思考與實踐,才能對自己體驗到真實不虛的事情產生確定,與相信。
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