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2月20日

動 聽 身心靈 的 共 鳴


優律詩美,會移動的雕塑



人不能轉變成青銅或者大理石,而是人類去轉變他自己。這樣人類就進入了一個藝術領域,在那他體驗現實界的同時,感受到最深刻的含義。


譯序

這篇翻譯文章的出現,要感謝阮粲的邀約,以及總編淑姿的校稿、協助。剛從優律詩美學校畢業的我,也想多了解,在創始人史代納的理解、看見裡,「它」是什麼樣子的。當然我也明白,優律詩美是需要去感受、經驗的,而非去理解、思考的。紐約春之谷(Spring Valley)的優律詩美訓練,頭兩年是不希望學生去閱讀任何關於優律詩美的文章的。然而,對普羅大眾來說,除了參與優律詩美課程,也似乎只有「閱讀」這樣的方式去「觸摸」優律詩美。因此這篇翻譯,邀請大家在文字閱讀間浮現「它」的樣貌。這是首次嘗試德文的翻譯,文意不順之處尚祈見諒。        2014年11月 Dornach

2015年2月2日

社會性優律詩美

社會性優律詩美

詹前轍
2014年12月, 多拿赫

發軔


事情要從五年前開始說起了。2009年九月的瑞士多拿赫,正值米歇爾(Michal)時,我參加了一場青年倡議。那次聚會來了世界各洲的年輕人,透過人智學的啟迪,前來尋找、討論「我是誰」、「我們可以做些什麼?」。在一場討論中,大家陷入不同的立場,一時沒有一個結論。接著是個優律詩美的學生,她帶著眾人一起做了半小時的優律詩美。在那之後,神奇的事發生了。每個人都從中經驗到些什麼,化為一種明瞭,在接下來的討論中讓大家重新找到共同的方向。一種難以言說的氛圍有力的支持眾人,清醒的傾聽取代了慣常的思辨,更有意識的發言帶領著討論集中、加速......